幸福的秘訣:“看見”與“包容”

作者:記者 胡倩倩

——訪《別人怎么對你,都是你教的》作者黃啟團



《別人怎么對你,都是你教的》的作者黃啟團是二十多年來專注于應用心理學教育,將心理學理論成功運用于企業管理、婚姻、家庭、親子教育等領域的專家。他的新書于今年7月上市后,即在當當網新書熱賣榜排名前十,并在成功勵志類圖書長居榜首。8月17日下午,中信出版社在北京798機遇空間舉辦了新書分享會。本報記者會后對黃啟團進行了專訪,請他就職場、婚姻、親子教育等問題一一做了解答。


微信圖片_20190924132729.jpg


微信圖片_20190924132908.jpg



記者:您這本書的創作初衷是怎樣的?

黃啟團:這本書最重要的議題是“改變”。寫這本書的初衷是讓人變得更好。在過去22年心理從業經歷中,我發現讓人變得更好需要兩個條件:一是能夠釋放自己的情緒,二是“看見”。我希望通過一些故事和案例觸動讀者,讓讀者能夠打開情緒,從而轉變信念。

“看見”有三種模式:一是肉眼可見的行為模式,二是背后的思想模式,三是情緒模式,這本書旨在幫助讀者看見生活中的模式。

你有多少財富,你的婚姻是否幸福,你有沒有朋友,這都是人生外顯出來的成果,都是我們的行為創造出來的。如果不行動,外面有錢你也撿不到,所以我們要改變自己的行為。

行為是有模式的。一個人今天這樣對你,明天也會這樣對別人。如果一個人撕毀了跟上任合作伙伴的合約來跟你合作,在蜜月期肯定沒什么問題,但一段時間以后,他也會撕毀跟你的合約。一個人的行為模式不改變,將來的人生結果也不會改變。


記者:行為模式受先天條件影響大,還是受后天的引導影響大呢?怎么改變不好的行為模式?

黃啟團:先天特質很難改變,但有一些東西是在處理與父母的關系、教育經歷等過程中養成的。比如討好型人格,通常是后天形成的,通過壓抑自己來取悅別人。如果這個行為模式不改,很難幸福。

行為是怎么來的?一個人做或者不做一件事情,跟他的想法有關。比如說今天很多讀者都看到新書分享會的消息。為什么來的人只有一部分,有人不來呢?來的人肯定認為見這個作者可能對自己的人生有幫助,所以他來了,這跟他的想法有關。不來的人想,心理學跟我什么關系呢?我還沒到學心理學的時候,所以他就不來。我們的思想也是有模式的,這本書里也提到了很多思維模式。情緒模式包括憤怒、悲傷、嫉妒等等,如果我們沒有看清自己的情緒模式,它都會變成消耗人生的能量漏洞。

發完脾氣之后,你是不是渾身無力?特別是在很激烈的爭吵之后,你整個人是虛脫的,為什么?因為憤怒就是能量。當你憤怒了,你的能量就被消耗了。所以,那些沒有覺察的情緒是人生能量的漏洞。那怎么辦呢?

市面上有很多有關情緒管理類的書。其實從心理學角度來說,管理這個詞不適合用在情緒上。因為管理的定義里包含了五個職能:計劃、組織、指揮、協調和控制。對于情緒來說,你是做不了計劃的。控制情緒,其實是一股能量被壓抑下來,這個能量還會往外爆發或者往內攻擊。

我在這本書里提到的應對情緒的方法就是“看見”。當你感到憤怒的時候,你表達出來。如果你的領導發怒了,我教你一個絕招。你對他說,“領導,我感覺你現在有點憤怒哦”。他的憤怒被你“看見”了,也就被釋放了,他接下來就不會再讓你難過了。

再比如,失戀的時候失眠。失眠的時候你心里一直斗爭,譴責自己失眠,那肯定更睡不著。你要告訴自己,失眠是可以的。難得有一天睡不著,我出去看看星星,可能一下子就困了。你越是不允許,它就越來干擾你。憤怒、悲傷、內疚、恐懼都是一樣的,你表達出來就好了。告訴自己這些情緒都是可以的,不要指責這些情緒。這就是我處理情緒的方法——看見、接納。


記者:情商現在被定義成情緒管理的能力,您怎么看?

黃啟團:這是錯誤的定義。情商是能夠跟情緒和平相處的能力,是能夠與人舒服地相處的能力,當然,也要包括自己舒服。如果讓別人舒服,自己不舒服,那不叫情商,那叫壓抑。


記者:情商這種能力是先天的還是后天鍛煉出來的?

黃啟團:有先天也有后天。人有時候很簡單,你有什么,才能給予別人什么。心理學上有一個定律——你曾經被怎么對待過,你就學會了怎么對待別人。如果一個人的父母情商很高,他從小就被溫和地、溫柔地對待,他長大后也會善意地對待身邊的人。因為他在成長的過程中,知道了怎么跟人相處。

一個被溫柔對待的人,他會溫柔對待這個社會;一個被粗暴對待的人,他也會用同樣的方式粗暴地對待這個社會。公安大學的李玫瑾老師講了很多這種話題,她提到很多犯罪的人小時候曾經被別人不善意地對待過,所以他們才會不善意地對待世界。


記者:那如何跟過去的創傷和解呢?

黃啟團:如果我們小時候被粗暴對待,是不是我們就沒希望了?不是的。我們可以療愈,可以成長。所謂的療愈和成長,就是心理學的功能了。心理學能夠讓你“看見”,當你“看見”了,你就被療愈了。

我舉一個例子,我媽媽是一個規則感很強的人。在我的印象中,她很多時候都不同意我的請求。我從小生活在農村,家旁邊有一條河。我的小伙伴們都會游泳,但是我不會,因為我媽媽怕有危險,不準我學游泳。我媽媽總是束縛我,所以我對她有怨氣。最近我在這個問題上偶然被療愈了。

我新認識的朋友得知我家只有我和姐姐兩個孩子時,很不理解。當年沒有實行計劃生育,為什么我家只有兩個孩子?我解釋說我媽當時生了好幾個孩子,但是農村當時條件差,我有三個妹妹都沒活下來,在我之上還有夭折的姊妹。

朋友聽后對我說,你在替你沒有活下來的兄弟姐妹們活,你能夠感受到你媽的痛苦嗎?生了那么多孩子,只養活了兩個,所以她很在意你的安全。她當時給你定了那么多規則,現在理解了嗎?

聽了這句話,我特別想流淚。我突然間理解了我的媽媽,原來是因為她不希望失去我,我突然間看到了更多的真相。當我看到了更多真相之后,我瞬間接納了我媽媽。雖然我媽媽不在了,但那一刻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擁抱我媽媽。我能夠懂她了,這就叫療愈,療愈的前提是看到真相。

所謂的創傷一定是沒看到事情的真相。只看到局部,看不到整體,就會有內疚、指責、遺憾等等,變成創傷——一種被傷害的感覺。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就能釋放這份被傷害的情感,從而療愈創傷。


記者:在跟自己的家人、同事、朋友相處的時候,也要看到他們背后的苦衷,這樣才能讓別人覺得舒服,可以這么理解嗎?

黃啟團:這個其實叫慈悲心。通過別人的行為,看到他背后的苦,這叫慈悲。


記者:怎樣才能養成慈悲心?

黃啟團:如果一個人曾經被慈悲地對待,他一定有慈悲心。一個人不慈悲,主要原因就是內心匱乏。內心匱乏的人凡事只看到自己,看不到別人。通過療愈,這個人的內在變得富足了,他的慈悲心自然就升起來了。

比如你餓的時候,焦點都在找食物上,看不到別人的饑餓。你只知道自己的饑餓,這種狀態是冷酷的。當你吃飽了,你能夠看到別人的饑餓,這時候你就有慈悲心了。慈悲心的前提是內心的富足。


記者:從心理學應用方面,您如何看待東西方哲學智慧的?

黃啟團:它們在某一個高度是相通的。一些西方心理學是以東方哲學為基礎的,比如完形心理學,它就是得到佛家禪宗的啟發而形成的心理學流派。西方哲學有一個很大的好處——思路是科學的,具有可復制性,可以量化。其實不管是哪種哲學,關鍵在于如何使用它們。

我看書的范圍很廣,不局限于心理學。我很喜歡南懷瑾和傅佩榮的書,通俗易懂。老子的《道德經》我也看過無數遍,我會把東方的智慧運用到西方的心理學中去。


記者:浪子回頭金不換,您覺得“浪子”在什么情境下才能回頭?

黃啟團:浪子一般很有能力,只是把力用錯了方向。像我前邊提到的“看見”一樣,發生人生激烈的改變需要兩個條件:一是情緒的釋放,二是看見真相。浪子回頭確實金不換,因為浪子很有能力。


記者:有一本書很流行,叫《男人來自金星,女人來自火星》。男女在親密關系中的對抗跟沖突是永遠存在的,您有沒有應對這種沖突的秘訣?

黃啟團:一個家庭里,有一個人不開心,整個家庭都不開心,對吧?所以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婚姻是一個群體,所以需要從東方的智慧里面找答案。“容忍”,我很喜歡研究這個詞。“容”跟“忍”是兩個概念,“容”是一個空間,當你的空間容量不夠的時候,你才需要忍,對吧?當你的容量夠了,你就不需要忍。所以中國講求“容”而不是“忍”,之所以要“忍”一定是“容”不夠。婚姻里我們要容得下對方,允許對方跟自己是不一樣的。當一個人能夠容得下對方并允許對方跟自己是不一樣的,婚姻就和諧了。

要搞清楚的是,包容不是妥協,而是我的格局大。在我的世界里,我允許你跟我是不一樣的。這個就是群體的思維,就是修煉——修心的容量,這也是我最大的心得。當心的容量越來越大了,跟人相處也會舒服,事業也會越來越成功,就是因為容得下。


記者:有些父母在親子關系上用力過猛,事倍功半。您覺得父母在孩子成長中要占多大比重?

黃啟團:父母自己活好了,做孩子的榜樣,比任何教育都重要。

孩子有很多的彎路要走,沒有所謂的直路。彎路才是美的,你同意嗎?河流是不是彎的?河流是不是很美?一江春水向東流,可是如果它遇到坡地,是不是會轉變方向,往西、往南、往北流?我們要像允許河流一樣,允許孩子有時候往北,有時候往南,有時候甚至走回頭路,但它的大方向總會朝向東邊。

如果父母總想把這條河流拉直,不允許他轉彎,你想想,一條河流直直地流向大海,這樣的河流美嗎?所以對父母來說最大的一個功課,是允許孩子按照他自己的方式成長。很多父母把家庭角色搞錯位了,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夫妻關系處理得一塌糊涂。孩子是看父母示范來過他未來的人生的,以后也從你身上學到這一點,這是你想要的嗎?

所以我的教育方式就是給出一個大框架,在大框架下給孩子足夠的自由。


記者:您還有其他要分享的心得嗎?

黃啟團:其實人生的苦是有解決方案的,心理學能夠提供,只是太多人并不重視心理學。心理學能夠增加我們覺知的能力,讓我們看見自己的行為模式、思維模式和情緒模式。“看見”之后,我們就有了重新選擇的可能性,人生則會變得更加美好。我寫這本書的最大目的就是希望普及心理學,讓更多人生活越來越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