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定麗:用想象力編織奇妙的自然故事

作者:記者 李霞

大自然中生活著許許多多動植物,生機勃勃,意趣盎然。兒童文學作家肖定麗敏銳地捕捉到了自然界的美妙之處,以匠人之心,寫萬物之美。她將自己對自然的這份獨特觀察和體悟化為《萬物的鑰匙》,為孩子們開啟通往自然的大門,以激發兒童的好奇心和想象力。本報記者近日采訪了肖定麗,請她分享新作背后的故事。


QQ圖片20190708111826.jpg

肖定麗,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已出版童話、小說百余部。代表作有長篇童話《嘀麗和魔力兔》《貓女孩》《青蛙公主卟卟卟》,中篇童話《小獅子毛爾冬》《芝麻巨人》《老虎鐘》,長篇系列小說《幽默大師小豆子》等。曾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第五屆國家圖書獎、第五屆和第六屆全國優秀少兒圖書獎、全國兒童好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冰心圖書獎等幾十項獎勵,作品多次被譯介至國外。



記者:《萬物的鑰匙》為孩子們開啟了通往自然的大門,請問您創作這本書的初衷是什么?


肖定麗:喜歡自然之物,由來已久。一回,朋友約我聊天,訴說成堆的煩惱,等我開導。我說,剛才在草坪上,看見一只喜鵲在給覓食的小麻雀們站崗放哨。她愕然地看著我,忽然笑了,最后她竟然忘了續說苦惱, 喜滋滋地聽我講喜鵲的故事了。自然界能讓人暫時忘掉所有的不愉快。那天,有人在辦公室的窗臺上拍昏了一只蒼蠅要丟掉。我的一位女同事急著跑過去說:不要丟掉,我要拿回去給兒子看!大家挺驚訝的,那可是一只蒼蠅啊,被人嫌棄的飛蟲。她卻十分珍惜,一邊收好蒼蠅一邊說,兒子只遠遠地見過嗡嗡飛著的蒼蠅,從來沒有近距離地觀察過它的模樣。仔細瞧瞧靜止的蒼蠅,眼睛就是兩塊紅寶石,身子是亮色的藍寶石。就長相而言,蒼蠅比蜜蜂更有特點。只是大家愛以職業區分對它們的喜惡: 一個是釀蜜工,一個是清潔工。這位同事的舉動,使我想起我關注過的那些可愛的小蟲。

城市里的孩子,如今離動植物十分遙遠,他們只是去教室學習,然后上各種毫無興趣的興趣班,少了和大自然親近的時間和空間。那位善于發現美好事物的同事,讓我心中豁然一亮。怎樣將孩子的目光引領到貓狗、蟲子、花朵、樹木及山川河流、浩瀚天宇中去呢?美好的動植物并非遙不可及,身邊就比比皆是,只是我們的眼睛和腳步從沒有在它們身上多作停留, 更別說是再追問一句:“這是怎么啦?為什么呢? ”可是,如果這樣看了,追問了,就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擁有一個奇異的新世界。大自然才是最好的老師。我在這樣做、這樣找時,得到了太多的喜悅。我想,孩子們也是會喜歡的。只有他們才會目不轉睛地看螞蟻搬運食物,長時間地和貓狗聊天,耐心地用植物編織動物和玩具……我在給孩子們講故事時,講到有趣的動物和植物故事,他們會不停地追問,目光閃亮地盯著我,然后就是一片笑聲。當他們走進這個神奇的大門,必將會被大自然的繽紛和神秘吸引,獲得童年專有的樂趣。他們將播下“熱愛自然”的種子并成為這王國的一員,永葆單純和好奇之心,以直接而簡單的方式,找到快樂,享受大自然的賜予。

一想到這扇大門的鑰匙是我親手交到他們手上的,我就倍感幸福和滿足。



記者:據了解,新作共涉及到57種動物65種植物,如小青蟲、金蜜蜂、七葉樹、灰喜鵲等。您是如何確定這些描寫對象的?它們之間的共性是什么?


肖定麗:當身邊的動植物觸動心弦的時候,我會馬上記錄下來,它們就是這樣走進了我的書中。我居住在城市里,是忙碌的上班族。文中所涉及的動物、植物,大多是在上下班的路上看到的,有的甚至是我坐在桌前編輯書稿時,看到的從敞開的窗戶闖進來的不速之客。家和辦公室“兩點一線”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其實,從我離開家或從辦公室邁出腳步時,好戲就上演了,它們在我的眼前、耳邊、鼻子的一呼一吸間。最吸引我的就是林蔭道上的灰喜鵲,它們與人親近,也能和別的小鳥友善相處。我出門見到的第一種動物, 就是它們。從體型上來看,灰喜鵲跟花喜鵲應該是近親,但卻從未見它們親近過?;ㄏ铲o的羽毛看上去黑白分明,但非常高冷,雖然在你身邊,卻拒你于千里之外。兩種鵲的叫聲,也完全不同?;ㄏ铲o的叫聲像是在搖火柴盒,而灰喜鵲的叫聲有點像拉小鋸子?;蚁铲o十分友善,總是在分享美食,還會領路過的小鳥到最好的草地上找蟲子吃,帶它們去家里做客。因此,我將滿懷的敬意都送給了灰喜鵲。那天早晨,站在樹下,我像對待朋友那樣,正式地向一只灰喜鵲問好,接連好多天都這樣。那天,忽然一只灰喜鵲飛到前面的梧桐樹枝上,掉轉頭來,大聲向我問候。我簡直受寵若驚,馬上回應。正當我向灰喜鵲表示熱烈問候的時候,忽然感覺身后有些異樣。轉頭一看,發現一位老爺爺和一位老奶奶站在那里,正用擔心的目光看著我呢。他們目光里的內容我讀出來了,是在說:“瞧,這個人好傻哦,竟然和一只鳥說話! ”

人可以和鳥對話嗎?萬物有靈,只要你呼喚,就會有回響。我寫的都是身邊的動物和植物,包括我家的貓貓小姐和狗狗肥嘟嘟,包括仰望的天空。也許其貌不揚,但只要你多看兩眼,就會發現它們是這個世界獨特的存在,它們魅力非凡,美不勝收,能給你帶來一整天的快樂。不,每當你回想它們的樣子時,嘴角仍會不由地綻開笑容。



記者:講好大自然的故事離不開對大自然的探索與觀察,您創作此類題材的作品前會做哪些準備?


肖定麗:這似乎也不用刻意地去做準備,帶著一雙眼睛出發即可,然后將看到的記在本子上。等記得多了,厚了,它們會像花蕾那樣涌動著要盛開,像鳥兒那樣鳴叫,嘰嘰喳喳,咕咕嚕嚕,催促我坐在桌前。我欣喜地伏下身來,敲擊鍵盤,回憶當時的情景,慶幸自己敏銳地捕捉到了它們的美與不同凡響。

大自然不僅僅是在曠野,在遠方,在傳說中,也鑲嵌在城市里,有待探索與發現。有些植物,是我童年就熟悉的,比如槐樹、柳樹、薺薺菜、枸桃、蒲公英……那些童年的美味,現在我又重新認識了它們的價值,并通過它們認識了更多的樹木花草,懂得了它們給人類帶來的福祉。何止美味,更是美景,和慰藉心靈的無言好友。



記者:好的作品需要不斷打磨,您前后寫了五年《萬物的鑰匙》, 最后呈現出來的內容可謂字字匠心、句句珠璣,充滿了奇思妙想。在這一過程中您秉持怎樣的創作理念?


肖定麗:如果我的寫作能像一朵朵婆婆納似的,開出小巧精致又獨特的藍花瓣,或者像戴透明眼罩的蚱蜢,從一穗狗尾草上蹬直鋸齒般的兩腿高高地彈跳于空中,或如一只六月的黃杏那樣酸而甜……將會給我帶來多少歡喜??!書中的文章短小,我卻寫得緩慢,為的是選取最恰切的字詞以貼近筆下的自然景象,讓每段文字都有那獨特的藍,優美的高,令眉毛都跳躍起來的酸甜,還有閉上雙眸永不厭倦的悠長回味。別致而不同,有趣又新鮮。如果讀者看完這本書,享受到了一次足不出戶的神奇旅行,甚至還未讀完, 就忍不住急切地想沖進大自然,重新觀察身邊的事物,喚起心底的新鮮感、好奇勁兒,放飛了想象,我就太快樂了。



記者:想象力是創造力的源泉,在保持豐富的想象力方面,您有何經驗?


肖定麗:想象力來自于跟人和大自然的交流,只不過一個是有聲的,一個是無言的。觀察和傾聽,是我最喜歡做的兩件事,因為這兩件事都給我帶來了說不盡的愉悅。但是,同一種事物,有人能從中獲取情感上強烈的沖擊,滿懷幸福感,有人卻漠然不覺,甚至產生相反的情緒。這大約和人的經歷和心境有關,也是在所難免的。種在同一片土壤中的植物,有的開出色彩美麗、香氣襲人的花朵,有的卻長成了多刺的懸鉤子。有香氣的花,應該是富有想象力的吧,所以才這么美好地耀眼于大地。如果你像一朵剛開的花那樣,仰望世界的時候,懷著最初的好奇和欣喜,那么,你的想象力就會被喚醒, 進而伸展,飛翔于天地間。

我想,想象力貧弱的人,是可以通過閱讀來獲取營養的。書籍能激發人的好奇心,促使人思維活躍,腦洞大開,用想象力編織看見和聽見的一切。那些編織出來的奇異畫面和意外效果,有時會讓人哈哈大笑,歡樂無比,有時也會讓人起雞皮疙瘩,倒抽冷氣。那是在心靈宇宙中的體驗,盛大而奇妙。



記者:在創作一部作品時,您如何平衡它的思想性、知識性和趣味性?您認為什么樣的作品更易獲得小讀者的青睞?


肖定麗:孩子們喜歡追逐故事情節,冒險的、刺激的、快樂的、悲情的, 故事的魔法棒不知不覺帶領他們前行,這是孩子的天性使然, 也是孩子人生單薄閱歷的補充,成年人也無法抗拒故事的魔力。恰巧,動物和植物的悲喜劇、鬧劇每天都在上演,奇妙的故事也如連環畫般接連發生。當千百個小蝶、小螞蚱在花間喧鬧時,麻雀這位患多動癥的獵手,竟能紋絲不動地在灌木叢中潛伏良久,伺機而動。眼看某個毫不知情的倒霉蛋就要從小精靈的世界里消失了,出乎意料的是,一只野貓出來覓食,發現了麻雀。它壓低身子,瞪圓眼睛,匍匐過來。如果不是有翅膀相助,麻雀怕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當一只蝽象起飛過猛,被頭頂上的植物葉片撞昏在地,六腳朝天,好一陣子才蘇醒過來時,讓人心揪緊的同時,又使人忍俊不禁。還有小青蟲玩蕩秋千,拉著一根細絲,在半空中上不去也下不來,玩砸了的時候,你能忍住嘴角的笑嗎?那些有著長長卷須的藤蔓,是用了什么神力卷成的彈簧圈呢? 誰偷走了那紅色艷麗花朵的香氣? 那朵紫色花為何那般憂愁……它們都是有故事的,喜憂悲歡,像極了人類。只是,它們比人類更頑強,更簡單,更懂得在天地間生存??粗鼈?,不由肅然起敬。真幸運,我們人類能遇見世間這么美妙的動植物,它們雖然不說話,但都有值得我們欽敬的地方。它們給我們歡喜,又令我們深思。


QQ圖片2019070811183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