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管理員還要不要買書

作者:林穹

近期,有兩位讀者特意前來咨詢有關捐書的事情。


他們要捐的書,多為現代小說,而且多是從網上購買的。讀過后,認為沒有什么保存價值,但書還是嶄新的,當廢品處理,有些可惜,于是想到把書捐給圖書館,不知是否可以?


顯然,這件事行不通。


不好直言說“不”,辜負讀者一片熱心,可事實確實如此。現代小說,圖書館入藏量很大,滿足讀者閱讀需要綽綽有余;從網上購買的圖書,難以保證是正版的,圖書館館藏抵制非正版圖書……點到為止,讀者心領神會。


顯然,他們知道這件事該怎么辦了。




話題轉移,“圖書管理員還要不要買書? ”


問題一竿子戳到心里、肺里,不吐不快。


以自己為例,剖析個人買書歷程,像解析一道數學幾何題。求證:書,一定還是要買的,即使是圖書管理員。只是成為職業圖書管理員前與后,買書的思想有變化。什么樣的書,買;什么樣的書,不買,有條件進行深度選擇。


之前買書,任憑興致盎然,現在看來是興致泛濫,而且時常泛濫成災。只要當時喜歡書中的某一點,就有足夠的理由出手買下,有一時的沖動性,不可理喻。事后,冷靜下來了,愛看的,一氣呵成,以實際行動詮釋諸如廢寢忘食這類成語的含義。意猶未盡,讀過一遍,又讀一遍,隔段時間,還想再看,大有百看不厭的架勢,真的融進書里,由此產生無限聯想,不能自拔,只可惜這樣的書少而又少。


反之,信手翻翻便產生放棄的念頭,再也不肯多看一眼的書多而又多,由此對當初為什么要買這些書產生了大大的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再買書時,依然照舊,我行我素。如果一段時間內不買書,生活中又似乎缺少了什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欲罷不能……


時間久了,不想看的書成摞堆積起來,喧賓奪主,吞噬了書架有限空間。當廢品處理,草率棄之可惜,這和前來咨詢的兩位讀者遇到的問題是同類項,當然也不知道這些書的出路在何方。


喜歡動筆寫點什么,多年來,也發表了不少文章,至于結集成書,曾經想入非非。冷處理,有雄心,無壯志。


不敢輕舉妄動的原因,是唯恐自己的書陷入尷尬的境地。鑒于當前寫作水平,拙作一定會被信手翻閱后,順手丟進廢品堆里。其原因,閱讀收獲甚微。出書,既浪費自己的時間,也浪費他人的時間。


把“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在時間概念上向前推進一個段位,“預知將來,何必現在”,沒有未來,就不要開始。當下沒有時間可以揮霍,還是選擇播種耕耘為好,待到完全理解了過去和現在,或許意味著未來已經到來了。


圖書管理員,管理圖書之人。成為專職圖書管理員后,顯而易見最大的好處——近水樓臺,可以多讀書了。多讀書,方知買什么樣的書。


朱光潛先生說:“你玩索的作品愈多,種類愈復雜,風格愈分歧,你的比較資料愈豐富,透視愈正確,你的鑒別力也就愈可靠。”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圖書管理員這個職業在讀書方面的優越性就是有足夠多的書任你閱讀,任你選擇。所有的書,先睹為快,讀出愛不釋手的感覺,該出手時再買書。


現在買書,只買自以為值得買的書。買得少,買得精。過往淘汰下來的藏書,狠下心來,及時處理。現在書架上的藏書,本本是精品。


說到底,買什么樣的書?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因每個人的理解和需要不同而產生差異。


還是以自己為例,我喜歡文學,于是文學類書籍成為我閱讀和藏書的重點,可是文學類圖書實在太多了,如何選擇?


盤點我的藏書。


中國文學名著:《紅樓夢》《三國演義》《西游記》《水滸傳》,有藏書的人家一定藏有這四大名著;外國文學名著:我大學研修的專業是俄羅斯文學,至今對俄羅斯文學情有獨鐘,外國文學名著以俄羅斯文學為主,閑暇時,除了閱讀原版圖書,還翻譯一些小文章,以此享受閱讀和寫作帶來的喜悅,豐富自己的生活;中國現代文學著名作家冰心、茅盾、朱自清、林語堂、徐志摩等的作品選集是我喜歡的,每晚夜深人靜時倚在床頭,嗅著書香,撫著文字,閱讀幾頁白紙黑字,心中特別安靜和愜意;藏書中還有一些其他類目的,當然都是好書。


一定要閱讀好書。閱讀好書可以幫助思考、提高修養、愉悅身心。在“開卷有益”基礎之上,更上一層樓——“有益開卷”。


新近又發現了一套好書,題名為《中國年度隨筆》《中國年度散文》《中國年度短篇小說》《中國年度中篇小說》……系列書籍。這樣的書早先有一家出版社出版,現在有多家出版社出版,各有側重。


書中集中了大量精彩、經典的文章,每年度都有新書出版,這是非常值得閱讀的一套圖書。這套書我以閱讀為主,收藏其中部分自以為好的文章。


我有圖書館做靠山,廣泛閱讀,拾級而上,收藏經典。說來道去,作為圖書管理員,書還是要買的,至少我這樣認為,也是這樣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