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毅:詩歌翻譯是殘酷的藝術

來源:圖書館報作者:實習記者 胡倩倩

922日,中國青年出版社在北京南鑼鼓巷小眾書坊為獲得第七屆魯迅文學獎文學翻譯獎的李永毅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詩歌分享會暨《時間中的獨白》新書發布會。那時,李永毅剛專程從重慶到北京參加完今年“魯迅文學獎”的頒獎典禮。會后,筆者采訪了李永毅,聽他講述了詩歌翻譯和寫作的苦辣酸甜,聽他追憶了神秘的十層樓高的北京師范大學圖書館舊館,并請他對當下的詩歌教育提出了建議。


李永毅-豎.jpg

李永毅,重慶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第七屆魯迅文學獎文學翻譯獎和第七屆重慶文學獎文學翻譯獎得主。主要研究古羅馬詩歌、英美詩歌、解構主義文論和文學翻譯。已出版《卡圖盧斯歌集》《賀拉斯詩全集》《發現卞之琳》《海狼》《野性的呼喚》《青鳥》等英、法、拉丁語譯著20部,《卡圖盧斯研究》《賀拉斯詩藝研究》等專著3部。


QQ圖片20181030133915.jpg


記者:您在獲獎感言中提到“譯者必須既是詩人,又是匠人”。在翻譯《賀拉斯詩全集》這部作品時,您是如何做好一名“詩人”和“匠人”的?

李永毅:在翻譯詩歌時,譯者需要領會原作者的情感,增強對事物的體認,這一過程是譯者與詩人的心靈交流。當譯者有了一定的創作經驗時,更容易領悟詩人借這首詩表達了怎樣的情感或觀念,“詩人”就是從這個層面而言的。以《賀拉斯詩全集》為例,這是一個全集,翻譯全集有一個好處,因為我要翻譯詩人全部的作品,所以在體會他的創作情感時更有心得。但是僅僅有詩人的靈氣并不夠,還需要大量的外圍知識,比如古羅馬人的世界觀、價值觀等等。

在翻譯這一創造性的過程中要有嚴格詳細的步驟,這就是“匠人”性的一面。譯者一方面在閱讀時要對詞、句、篇章的含義和結構進行分析,另一方面在翻譯時要制定并遵守嚴格的流程。比如我在翻譯前確定了某種格律,每一行可能分成四頓、五頓、六頓(一個頓就是一個節奏組)。在押韻上,是逐行押韻還是交錯押韻,這也是事先設計好的。在翻譯時,譯者不僅要理解原文,還要按照格律來組織譯文。這個過程很嚴密,不能因為翻譯時遇到困難而中途改變格律,只能再想一種譯法,直到符合既定格律為止。這個反復考量的過程里有嚴格的流程,不能隨意更改。

“詩人”更多是指感應詩的內容,“匠人”是指如何把感應到的內容以符合程序的方式傳達出來。尤其是當你翻譯很的內容,達到8000甚至10000行時,如果沒有嚴密的程,整本詩集的前后風格很可能不一。所以,大的事先準備工作有助于翻譯達到想的效果。


記者:您在獲獎感言中還說“翻譯是遺憾的藝術,詩歌的翻譯是殘酷的藝術”。為什么會用“殘酷”來形容詩歌的翻譯?

李永毅:這是把詩歌和其他文裁相而言的。因為本身存差異,所以所有的翻譯從某種角度說都遺憾。詩歌翻譯行殘酷性在于:殘酷地淘汰譯得不好的詩。賀拉價詩歌創作時說道,不詩,有人遺憾,要就一定要得好。我樣認為,平庸的詩不如不,世也會認為劣質的譯不應該存在。因為詩歌很特殊,喜歡詩歌的人對譯文格外挑剔。

另一個殘酷的是在翻譯時為了達到最佳效果“煎熬”的時。詩歌翻譯比普通的文翻譯多層內容,要特別注意格律的、語言的感等等,因推敲。


記者:據說您翻譯《賀拉斯詩全集》用了長達七年的時間,翻譯總量達到了8000行,您認為此間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李永毅:大的困難就是把拉丁語轉化漢語個過程。拉丁語漢語存大的差異,賀拉斯的拉丁語詩原文中一有多長呢?最長的一句跨28行。漢語有這句子,所以我在翻譯時會把長句子變成一個個的結構。在這個轉化過程中要意不能打亂句子布局,不能改變邏輯結構,包括間關系、果關系、條件關系等等。

在翻譯詩歌這種體時還格律、押韻等制,在這個過程中很容易顧此失彼。為了譯一個復句子,可能要1時。我給自己設定一170行的目標,就是為了避免被一個句子卡住從而拉低天效率的情,甚至拖后整個翻譯作的進。


記者:您在詩歌研究之外,自己也會創作詩歌,最近還出版了《時間中的獨白》,您認為自己的詩歌創作起點在哪里?創作基礎怎樣?

李永毅:2080年代我上小學,我得從六年級開始寫詩,會上流行朦朧詩,文學氛圍很好,每個班都有文學社,社員間有內部交流。時還讀了一些經典的詩詞。在我讀大年級的時,在《大學生雜志表了一首詩,領到了筆稿費。

創作與零散比,多了些西方詩歌的影子。中古詩確很好,雖然在直接轉化現代詩的言上有一困難,但古詩中含的精神可以傳。因為使用現代漢語系統和古代漢語系統差別很大,因國現在很多詩人其是從翻譯過來的西方詩歌中汲取營養。

我在上大學之查良錚翻譯的《雪萊》《拜倫》,等上大學修英語專業后才開始看英文原。看完再來詩,水平比中期高了一。大時對世界的把也更深、確,因到詩歌內容上也表得更有深度。


QQ圖片20181030133653.jpg


記者:您的新詩集《時間中的獨白》主要包含了哪些主題?是什么契機讓您關注這些主題?

李永毅:本新書《時中的獨白要是摹擬歷史人物的獨白。我想果自己是這個歷史人物,我會怎么說。這種戲劇性的場景,是探索人物內心世界的一種嘗試,跟西戲劇中的人物獨白。外,也會涉及較新,比如阿爾”(AlphaGo,一個戰勝世界冠軍的人機器人)、“朱諾號”(木星測器)。還有日常中的話題作,比如自然景致、十二詩等等,這作品了我在翻譯。要突破日常的作品,就是本書第一部分中與歷史人物相關獨白。


記者:您的詩歌中有很多古典詩歌意象,也有“十四行詩”的形式,請您談談您的詩歌創作主要受到哪些流派的影響。

李永毅:這個我結。我不是中文,而是一直,對詩歌流派研究不多。但是我從到大了很多詩歌,個人的閱讀面很,還了一個詩歌網站——石島”,把古中外的詩歌到這個網站上。

模仿哪個流,只能說受到了潛移默。但我對詩歌的式有嚴格的追求,如我要一首格律詩,就一定要遵守格律。如我計一首詩,比如歷史人物的獨白詩,式就比。要強調的是,我的詩歌在創作有事先的式設計。


記者:詩人需要敏銳的觀察能力,這與生活經驗分不開,您平時有什么興趣愛好,來增加自己的生活經驗?

李永毅:我的在了閱讀和翻譯上,有空閑會到大自然走走,比如陪兒去戶,外很少休息。我每翻譯要時,教課就在翻譯或者做研究,時安排得很緊張。

詩和寫小說有一個不一樣的方。寫小說需要驗,但詩歌日常外還有一個創作題材的來,就是玄思”。詩歌的可以是一問題,把理性的考成果用詩歌的式表出來。詩歌的還可以是歷史,我時讀過的歷史事,得上在現實生在的另一驗。因,我想性的詩和歷史性的詩。


記者:詩歌寫作是語文教育的短板,對此您有何建議?

李永毅:在詩歌作方面,我提建議,魯迅詩歌得者來效果。但是從詩歌作者的角度,我認為在詩歌作上不能簡單回歸,而是要補充另一個傳。現代得很好的詩人是從西方傳來的翻譯詩中汲取靈感。古代漢語現代漢語有很大的不,但是也不是全不能接通的。很多詩人古詩中的精神現代漢語作了很好的結合,比如獲獎老師(其《章》魯迅詩歌)的詩歌就濃厚的古色彩,言上現代,但在精神上有古。

雖然難以照古人的言,但可以使用古詩中的詞語、古詩中的人對自然的情感,對人性的理解甚至而上的家思想等,這化精神可以被現代詩歌所。比如在《坐敬亭山》中說:“相看兩,敬亭山?!?/span>相看兩是指人討厭,但是呢?現代人很難回答。的詩其傳達了當時人和自然非常親近的情,這在內里是一種中化精神。因,詩人如果長浸潤在中中,然后進行詩歌作,可能詩的內會更加豐富。


記者:請分享關于圖書館的印象深刻的故事。

李永毅:留下最深的是北京師范舊館,舊館已。北師是全的,舊館閉架的,得很。舊館么書呢?北師1966這一出版日為界,把1966以前出舊館,1966。舊館是個,因為是閉架的,所以只能,然后給館,幫忙書取出來。我了解,舊館了很多輔仁師范。我讀到的拉丁語就是在這的。北師大的拉丁語家圖還多,因為當時美國給輔仁捐贈了很多的外文原。這羊皮,可能是17、18的,所以非常珍貴。

我就可以是一個很在,不僅僅提供暢銷的借閱能,也可以是人體,可以回溯以前。是一個有歷史方,很多難以到這一,很多其他的體也不得能到。


記者:請給普通讀者推薦幾本有益于其愛上詩歌的入門讀物。

李永毅:得不一定性很的讀物,某一現身說解如何讀詩歌就很好。就英國的詩歌來,王佐良著的《英國》就很好。外,中詩歌名家有很多,唐圭璋、葉嘉瑩的解讀很好。因為現代詩來自西方傳,所以可以些西方詩歌的解讀作品,進而啟蒙現代漢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