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敏:讓閱讀成為親子交流的新紐帶

來源:圖書館報作者:記者 胡倩倩

許敏.jpg

許敏,“爸媽搜”創始人、北京大學國發院EMBA,曾先后在北大方正、IBM任職,在IT資訊和服務、云計算、大數據領域有豐富的經驗,總結提煉了互聯網運營五角星方法論,并將其運用到線上親子教育領域,幫助家長培養正確的育兒習慣,倡導親子閱讀。2016年底,創辦“一起朗讀書院”公眾號,借微信小程序之力,為平臺用戶提供了豐富而精準的有聲閱讀產品。


記者:“一起朗讀書院”這一名稱充滿了濃濃的中國傳統文化氣息,請您談談您在當下是如何帶用戶實現“一起朗讀”的?

許敏:201612月起,“一起朗讀書院”開始帶領家長和孩子啟動親子閱讀,至今已經共讀了近五十本書。家長可以進入“一起朗讀書院”公眾號、“爸媽搜云課堂”小程序和“一起朗讀”家長社群,跟著書院一起閱讀。

“一起朗讀書院”親子閱讀的形式是,由我們的閱讀團隊精心選擇書單,專業團隊把圖書拆分為14部分,分為兩周領讀。14部分在14天里,每天一集,由主播進行配音、錄制、播出。為了讓更多孩子參與其中,每天書院的主播都會在閱讀完相應內容后進行提問,與孩子們互動,還設立有獎問答、懸賞金等獎勵讀書的趣味環節。書院還開展了每天讀書打卡,讓參與的家長和孩子有了一份成就感。


記者:“一起朗讀書院”有線上用戶數據監測板塊嗎?如果有,請您從平臺數據監測的角度,談談您看到的家庭閱讀中存在的問題。

許敏:“一起朗讀書院”有數據監測板塊。從目前來看,小學生及家長對閱讀的需求量非常大,兒童文學類的圖書最受歡迎,兒童科普、歷史、藝術類方面的圖書,孩子和家長的興趣會少一些。

“一起朗讀書院”在線上和線下進行了大量的親子溝通,我們在溝通中發現家庭閱讀中存在的問題也比較多。比如,很多家長在孩子閱讀這件事上,過于功利,把閱讀直接與識字量、寫作文等掛鉤,在孩子讀書之初,就給孩子過多壓力,致使孩子不愛讀書。有的家長一味追求讀“書”“名著”,考慮孩子的閱讀基礎與興趣,一孩子不愛讀這些內容就給孩子上“不愛讀書”的標簽,這非常不。閱讀是個慢慢浸潤的過程,“慢慢來,比較”。


記者:您組建了自己的主播團隊,同時和一些數字平臺合作,請您從有聲閱讀的生產者和分發渠道兩個角度,談談什么類型的有聲閱讀產品更受讀者歡迎?

許敏:就內容生,制作品質重要。無論從主播錄制,還是后制作,需新意和創。比如,主播把圖書成了,這一制作形式很受孩子們歡迎。在與數字閱讀平臺合作方面,我們清晰的、主打的創主題,配上系列化的課程,這可以更好地服務用戶。


記者:您通過“爸媽搜”這個O2O平臺進軍線上教育服務領域,現在的教育產品種類(尤其是有聲閱讀的知識付費產品)大大增加,您如何看待“有聲閱讀”的未來?

許敏:聽故事、書,是兒童在閱讀過程中的一個重要階段。它同時能幫助聽分利用碎片化時間,也提了一親子交流平臺,我為“有閱讀”在來大有可為。


記者:“一起朗讀書院”在組織線上、線下閱讀活動的組織方式上,有可以分享的優秀案例嗎?

許敏:在“一起朗讀書院”的“百場家庭教育校園動中,有50于“孩子如愛上閱讀”的主題講座。我們已經直接與近兩萬名家長面對面地交流親子閱讀的題,受與家長的熱烈歡迎。書院還啟動了“為一本書,終身愛閱讀”文大,收到幾千份孩子們的讀書推薦與讀書心,材料,對每齡階段孩子們的閱讀喜好作了數據分,指導平臺薦書。


記者:您現在的閱讀狀態是怎樣的?請您推薦幾本喜歡的圖書。

許敏:目前我每月大會閱讀5本書,內容比較分,及經創業、人文社科、科等。推薦幾本最近讀過的圖書:《01》《活法》《原則》《量子領導者》《極產品》《光》《南渡北歸》。


記者:您還有什么建議送給讀者?

許敏:閱讀對一人的成長成才影響深遠,從兒童起。此外,家長對孩子的閱讀影響非常大,最在家庭里給孩子創閱讀的氛圍與環。家長帶領孩子一起進行親子閱讀,這孩子會逐漸喜歡上閱讀。有天生不愛閱讀的孩子,有不愛閱讀的家長。另外,在數字出方面,的圖書“課程”是一的方。這可以做增量,還可以讓優質的內容得到播,讓更多的人受。